条码碳带标签打印软件

 条码打印机
 条码扫描器
 条码采集器
 条码碳带
 条码标签
 条码检测仪
 条码打印机配件
 条码软件
新生代农民工,从“泛标签化”到“去标签化”


诚然,由于不适当地进行放大,新生代农民工被泛标签化(见昨天本版),以定势思维来看待这一群体,以致产生严重的偏见甚至排斥和鄙视。然而,在“标签化”盛行的时代,“被标签”的难道仅仅是新生代农民工吗?

熟悉公式归纳和演绎之法的志士,完全可推导出一个“公式”,“泛标签化”已成当今国人的群体脸谱。单单以职业种类分,除了“新生代农民工被泛标签化”,同样存在着“白领”注定都小资;“富豪”注定为富不仁;“大学生”注定失去责任感……而且,从符号互动论的角度看,一旦被贴上了某种标签后,这一群体往往内化标签所包含的行为规范,出现“自行应验的预言”。

问题是,正如泛滥的道德同情无法根治权利匮乏的悲哀一样,新生代农民工被泛标签化,并不在于本身的“原罪”,而是在一个社会中,有着一定的社会成因和根源。比如,新生代农民工喜欢城市,渴望融入城市,可城市对于他们依然陌生。高昂的房价,就业、就医和孩子就学等方面的“不平等待遇”,城里人有形或无形的“另眼相看”。

举个现实的例子,25年免费教育首现东莞石排,从幼儿园到博士生全部免费,是个令人高兴的大手笔,撩拨着人们的心弦,因而被媒体称为“中国最牛教育强镇”,可是,这种“还富于民”的理念再先进,惠及的依然是本地人,新莞人依然与教育新政无缘。

先哲罗素说:“在仇恨和不公平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世界绝对不会是一个适合产生幸福的世界。”新生代农民工处于这么一个尴尬生存状态,面对不平等缺乏忍耐性,更渴望身份认同,这难道有错吗?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到新生代农民工,说明政策层面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我们应警惕“被标签”背后的污名和歧视,而“去标签化”也不只是“脱下马甲”,而是在“泯然众人矣”中获得平等的权益保障和一视同仁。

试想,如果新生代农民工真正融入城市,成为城市中的一员,不再以另类边缘人的面目出现,“泛标签化”必然会随着时间推移而灰飞烟灭。所以说,改变“泛标签化”的负面意义,只能通过改变社会现实入手,才能帮助新生代民工“去标签化”。

来源:南方都市报

 

版权所有(C) 2002-2012 碳带|条码碳带|标签打印软件

地址:上海市浦东大道1097号15号楼4E室 邮编:200135 邮箱:mail#jahone.cn
电话:021-51088351  传真:021-50935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