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码碳带标签打印软件

 条码打印机
 条码扫描器
 条码采集器
 条码碳带
 条码标签
 条码检测仪
 条码打印机配件
 条码软件
黄牛瞄上家电以旧换新 政策不完善助长灰色生意

上海的“黄牛”无孔不入。火车站、电影院、体育馆、中秋月饼提取处等,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而现在,他们开始 频频出现在家电连锁企业苏宁、国美(含永乐)的门店。

在上海有名的二手电子集散地——虬江路电子市场一楼做生意的黄老板就是。国庆期间,他与家人“坚守”苏宁、永 乐门店倒卖废家电,赚了不少钱,他都没心思打理他的PC配件小店了。 “以前,他们只是在我们节假日搞促销的时候来,现在家电以旧换新给了他们很多机会,国庆节期间,几乎每个门店 前都有人。”苏宁电器上海一位内部人士对CBN记者说。

“黄牛”热衷“以旧换新” 像黄老板这样的“黄牛”,在苏宁、国美电器等连锁门店外晃悠时,不是空手而来,他们带着许多废弃家电。 “他们拦着买新家电的本地消费者,让他们先购买废家电,再去拿几百元的价格补贴,“黄牛”赚取废家电的差价。 ”苏宁内部人士说。 “黄牛”做生意是这样的:以彩电为例,“黄牛”将从各处低价收购的废彩电以100元左右的价格卖给消费者,在以旧 换新政策下,消费者可以用废彩电向卖场获取大约400元的价格补贴。 对于消费者来说,这不是一笔赔本的生意,以100元的现金换来400元的优惠,何乐而不为?

当然这是对那些没有旧家 电、电脑可以利用的消费者而言。 而对于“黄牛”来说,他们卖给消费者的废品,实际收购价要低很多,有的只有10多元,100元能让他们赚取暴利。 “黄牛”也可以将这些废旧家电直接卖给苏宁或国美。但这样的“弊端”显而易见,一是差价不够大,二是无法直接 获取现金。

“黄牛”还可以从其他环节获利。诸如在电脑以旧换新中,由于回收企业(诸如国美、苏宁)不会开机检查废品内部 情况,上述黄老板会将回收来的旧电脑主机里的CPU、内存、硬盘等还能使用的关键零件统统卸掉,只留下真正毁弃的 东西。然后,黄老板的父亲、妹妹则将关键零部件重新上摊零售,赚点“零花钱”。 “他们一开始就这么干,我们无法拒收。8月底的时候,曾经有个人拉了100多台废电脑,到我们中山公园店换新。” 上述苏宁人士无奈地说。 黄老板对CBN记者侃侃而谈,盛赞“以旧换新”是惠民工程,人人都能赚钱。几天前,他低价收来的30多台废弃PC一下 子使他获益不少。

上述苏宁内部人士还说,虬江路市场的职业“黄牛”,甚至有人注册了公司,专事废家电、电脑回收,并前往安徽、 山东、江西等省的三、四级市场,低价收购废弃资源,然后借它们获得购新价格补贴。或者以上述方式兜售需要旧品 的消费者,赚取差价。 黄老板最近也让亲戚在安徽、合肥一带收购废品,拉到上海。他说那边的废彩电不少。他还说,正在了解苏宁、国美 门店里的产品进价情况,如果利润可以,他想尝试购新,倒倒货。 政策有待完善 黄老板不愿意透露在这上面赚了多少钱,只说比他的配件生意好得多,就是占时间。

商务部昨天公布的数据显示,借风“以旧换新”政策,真能赚不少钱。数据显示,两个月来,北京、上海等9个试点省 市,共回收5大类旧电器107.5万台,而销售的5大类新家电则只有76.8万台。 苏宁上海市场部人士表示,国庆节期间,公司“以旧换新”带动的销售额比例,占整体比例的23%。 “黄牛”肯定赚了钱。但他们的行为也算不上违法,只是钻空子。 比如,上面提及的“废家电”与“旧家电”,就是一个空子,两者没有区分,都等于废家电。这给了“黄牛”机会, 也是“以旧换新”中,消费者质疑回收企业的口实。因为旧家电并非报废品,很多还能继续使用。换新往往伴随着不 少损失,许多产品即便拆了卖,也有几百元,但回收则等于废品,只有几十元。

上海苏宁副总经理朱家桂表示,这确实是个备受争议的话题。不过,他强调,公司回收时并不建议消费者出售仍能使 用的家电。“那确实会造成一些浪费,当然仍会尊重消费者的需求。”朱家桂说。 另一个让“黄牛”可以直接利用的则是,“以旧换新”没有次数与数量限制,且以个人或单位的身份都可以。

国美电器上海内部人士透露,最初,上海方面在出台“以旧换新”细则前,曾经考虑每个人只有三次权利。不过,后 来这一规定被推翻了。对于“以旧换新”的消费者与单位,除了本地身份或法人基本信息外,并没有特殊要求。 此前上海市交家电行业协会秘书长韩建华对CBN记者表示,“以旧换新”的主要目标是,刺激、拉动内需,同时适应产 业升级,政策的落实上,要最大限度地简化流程。 “这个确实没什么必要。”上海国美内部人士表示。不过她也同时表示,随着“以旧换”政策进一步落实,本地废旧 家电数量会相对减少,这可能会刺激周边二、三、四级市场的废旧产品资源流向上海。 黄老板的两辆平板车,几乎每天都在外面拉货。最近他准备到江西南昌周边看看,希望到元旦前,多弄点货,比国庆 黄金周多赚点。

相关评论:“黄牛”赚了谁的钱? 记者无法统计的“黄牛”数量,想必目前有限。但来自中标的销售企业的消息说,由于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家电市 场相对成熟,加上“以旧换新”覆盖的多是生命周期较长的大家电,因此,在第一波回收之后,当地废旧家电资源相 对会减少。而这将给“黄牛”更多空间,他们可以继续从外地收购废品,填充上海“以旧换新”市场。

站在消费者立场上,“黄牛们”的行为似乎有利无害,他们可以带来获得价格补贴的机会。比如,没有废家电的百姓 ,花个100元买台废旧的,购新时换取几百元的价格补贴,实在可以各取所需。 而对于苏宁等中标的回收或销售企业来说,似乎也没有什么坏处。因为,价格补贴来自于政府。除了赚取少量补贴差 价外,它们还能借助“以旧换新”,落实做大现金流。

当然,它们必须先垫付巨额现金。因为,政府的补贴完全落实 需要一个流程与周期。 但真正受损的则是政府,最后也会损伤消费者的利益。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副司长曾晓安之前表示,2009年,中央财政 追加预算,家电“以旧换新”再获20亿元补贴。其中,地方财政承担20%。而商务部统计数据显示,自从政策实施以来 ,“以旧换新”已经骤增至30亿元。 相对家电市场整体容量,目前30亿元销售额不算大。

不过,“以旧换新”目前仅覆盖9个省、市,平均下来,数目也相 当可观。 在受惠范围扩大前,“黄牛们”有望成为未实施政策省份废旧家电的渠道商,从而牺牲后者未来“以旧换新”的权益 。而“黄牛”则暂时成了真正享受到政府补贴的人群,这显然不是政府的初衷。(王如晨)

 

版权所有(C) 2002-2012 碳带|条码碳带|标签打印软件

地址:上海市浦东大道1097号15号楼4E室 邮编:200135 邮箱:mail#jahone.cn
电话:021-51088351  传真:021-50935092